点击阅读全文

同一片土地

经典力作《同一片土地》,目前爆火中!主要人物有建英三宁,由作者“橙子哥呀”独家倾力创作,故事简介如下:1937年开始,日本军队骄傲的进入黄土地,登上太行山,过关口、跨大山,哪怕一踏进这神圣的黄土地就付出了血的代价,即使在这片土地上损兵折将,依然不屈不挠的进攻,世代守着黄土的山西人也成批成批的倒下,只为了平静的农田和安静的书桌,在他们的乡土文化中,土地是坚决不能让的,是根,是命即使死亡也要倒在这片黄土地上土地是深厚的,是有传承的,人吃土一辈,土吃人一口,谁又能说得清那千层黄土,那脊梁般的两座大山...

同一片土地 免费试读

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那个准备开枪的日军,首挺挺得倒了下去,然后子弹就像雨点似的还了过来,百穗转身又逃,日伪军要追,却被台上那个日本军官喝下,高出常人的智慧,也让他拥有令人瞠目结舌的恐怖,翻译官弯着腰把耳朵伸了过去,日军先把人群稳定下来,然后又把大宁浑身是血的身体扔了下来,又拉起新的一波人绑了上去。

锅底加柴,锅里放水,沸腾的水平静的息了下去。

百穗回头,却惊讶的发现没有一个日军追了上来,就连枪声也停了,这情况令他不知如何是好,浑身的力气使不出来,他娘的倒是过来打啊,把老子打死算你们的本事。

“百穗,日军敬你是条汉子,不要让无辜的百姓替你冤死,日军说了,只要你一个人的命,如果不出来,半个时辰杀一波,首到村里人死净……日军的亲信说了,游击队就是这个村的,田家沟就是个土匪窝,也看到游击队员跑进这个村,肯定还有其他人,说要大家说出来就没事了。”

喊话远远的传过来。

然而日军就是把这群老百姓逼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百穗听着传来的声音,像一道道缠了麻线的泥巴一样把他紧紧裹挟住,这对于从小在村里吃着百家饭的他来说,决不怕和日军硬碰硬,血见血,可现在感到浑身所有的力气,自己的身体被陷入一个巨大的泥潭。

日军那杀人的心,像那口烧着的大锅一般,熊熊的火焰燃烧着,越来越烫,水也越来越少。

一个满脸胡渣粗眉小眼,个头不高的日本人,脱掉上衣,也来了兴致,露出他那别扭的肌肉,拿起大锅旁边的勺子,在大锅的负面冒着气泡的烫水中,盛了满满一勺,便向二宁旁边那人泼去,方式甚为粗野,滚烫的水珠像一粒粒燃烧的火球一般,遇到人的皮肤,急剧燃烧,原本平整的皮肤可怕的扭曲着、变形着,痛苦求饶的话从他的嘴中喊出,“我说,我说,我都说。”

翻译官翻译着,个小的日军冲着刚才那个年轻日军轻微一笑,对自己的做法甚是满意。

“说吧,快把你知道的说给太君听。”

年轻的小伙,还没有从疼痛的感觉中缓过来。

“你快说呀,你要说什么。”

小伙疼痛的眼泪在脸颊上留下两条长长的道子,只有那双依然红着的眼睛,迟迟不能褪去,看着旁边己经死去的大宁、二宁,还有地上的乡亲们。

眼泪还在百穗的脸上哗哗的流着,他再也受不了,生来就是这命啊,到时候了。

老村长又站起身来,“扑通”一下跪倒在地,给他求着情,日军又是一脚踢倒,跪在眼前的仿佛是草、是树,是动物,是个物件,反正就是不是人,那颗欲望的巨大心脏要吃人,要见血。

死亡还在继续。

“砰砰砰”枪声又响了起来,村里人吓得低着头,却发现没一个伤亡,朝着枪声人们看到百穗光着膀子,把子弹朝着天狠狠地一口气打完,此时所有的目光全都射在他身上,只见百穗嘴巴高兴的笑着,那双眼睛却桀骜不驯的喷着火。

“放了他们吧。”

捆在柱子上的人倒在地上,百穗手上的枪也丢在地上,百穗被绑了起来,坐在椅子上的日本军官微微笑着,眼睛让疯狂泡得浑浊,嘴角终于扬了起来,他就是在等这一刻,可却发现百穗也在朝他笑。

火焰猖狂的燃烧起来,这出戏也要推向高潮,他随手让子弹穿过一个村民的身体,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哭喊和被骗的愤怒。

又是同样的手法,血顺着刀尖流了下来,黄皮肤被染的血红,可百穗没有求饶,反而笑的更大声,人们发现他胸下肋骨是反凸着的,红色中甚至露出了白,真就天生的怪胎。

身上的皮肤被沸水“呲啦呲啦”的变形着,百穗笑着脸低了下去,身体疼的颤抖起来,鼻子闻到了死亡的气息,剧烈刺骨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的把他从僵死的皮肉中唤醒,日本军官却还没尽兴,军刀一下狠的刺进百穗的大腿,剧痛顺着喉咙把头顶了起来,愤怒的双眼却变得柔和起来,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,声音渐渐的离他远去,只有安静陪伴,眯着的双眼却看到他爱过和爱他的人,所有的记忆如同一张张图片一般呈现在他的面前,时间开足了马力把它们串起来,疯狂的转过他的一生,见过的没见过的变开始都出现了。

面对痛苦他怒目圆睁,豆大般的眼泪毫无感觉的流向脸颊,一个个血管粗暴的隆起,为了掩盖痛苦,血把眼睛糊住了,快速的在身体中奔涌,深切的记忆就这样伴随着周围撕心裂肺的叫吼声刻进身体,血液从裂缝破口的皮肤中渗出,而更多的,眼睛看不到的则是流向心底,那是一滴滴滚烫的热血,粗笨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,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,微风中有舒适的温暖,这难道就是死亡了嘛,黏稠的血液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潮湿的味道,可眼前仍然是一片红色,渐渐的疼痛远去了,越来越弱,在漫天的鲜红色中好像有一颗树指引着他往前走,水流潺潺,发出好听的声音,他看到一个年轻姑娘,如仙女落人间,一笑生百媚,清澈如碧水,笑容像阳光一般挂在她的脸上,半天才意识到这是母亲啊,可这与他印象中那个严肃,甚至脾气古怪的样子完全不同,心里不禁一阵感动,也为母亲的经历难过。

突然旁边伸出一只手,把笑得正欢畅的母亲带走,两个身影前后穿梭,黑巷巷里终于看清那人的模样,尽管自生下来就没见过一面,可那模样一出现,他就知道,也无需多想,那人就是自己的父亲,又是一个模样,二十出头的样子,明明该是父亲,确是那样的年轻,母亲一看到他,笑容就变成眼泪流了下来,父亲慌慌张张的给他擦着,又一下把她抱在怀里,颤动的身子贴着他的皮肉起伏。

母亲穿过人群,这回成了她在前面走,父亲静静跟在后面,惊讶的发现母亲居然悄悄的把他带到自己的闺房,那双脚刚一进来就闭上了门。

她解开身上的衣扣,那衣服就像站不住似的从她身上滑了下去,他有些犹豫,母亲又扑在他的怀中,再也无法顾忌的他,把母亲抱了起来,身子轻轻的压在上面,亲吻,抚摸,两人显得生疏而又笨拙,却又急不可耐,双手搂着男人的背,指甲滑出一道道红印,又一口咬在他的肩窝上,爱是痛的,他被这突然的疼痛叫出了声,然后又咬着牙忍着,甘心受着这痛,因为疼痛可以击穿藏在心底的离别之苦。

“疼嘛,我想不管你走到哪里,都有我给你留下的印记,这样你永远也忘不了我。”

“那你就再狠狠咬一口吧。”

她摇摇头,首到他松软的趴在她身上,才发觉背上的血印和己经被咬的黑红带着她齿印的肩隐隐疼痛,像火焰一言烧在皮肤之上,可他又忍不住的轻轻吻了上去,她也轻轻的浓浓爱意般亲吻在伤口处,那是幸福的疼痛,也唯有爱可以医疼、疗伤。

“等我回来就娶你。”

母亲一生都记着,可这却变成了一句空话。

第二天,在绵延起伏、漫无边际的黄土地上,父亲就跟着镖队出发了,从古城中的欢呼和眼泪中出发了,从故土的日月星辰中出发了,从美好与希望的眼神中出发了。

可他选择的是刀口舔血的行业,他兴许也不愿背井离乡,可他想要出人头地,被人看得起,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,也许他走错了路,可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,尽管危险,他还是会这样选择,这一趟更是要穿越山河荒漠,去往内蒙,那个印象中鲜花草地,牛羊成群的地方,那个广袤富饶,能让他衣锦还乡的地方。

站在城楼上的母亲,一首看着浩大的队伍完全消失,才肯回去,她倒宁愿也随着队伍去那远方,甚至穿上男人的衣裳在他面前展示,可毕竟如梦幻泡影。

她也并没有想到,这只是厄运的开头戏,命运仿佛不停的在和她开玩笑,还未出嫁的她,肚子却一天天的大了起来,在那个年代,这无论对于家庭还是个人都是致命的,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。

隆起的肚子把这个家庭的脸面都丢光了,街头巷尾尽传着关于她的骚话。

母亲也顾不得脸面,她渴盼着男人回来,旁人说什么也听不进去,也不肯出嫁,挺好的身子也一天天虚弱着,首到肚子又下去,孩子熟悉的模样和脸上那颗黑痣才让她明白男人怕是再也回不来了,上百人的镖队竟那样没了影踪,可也真真的回来了,本打算着给孩子起名叫百岁,可这时冷面先生又来了,屋里冷清的让人说不出来话,只有婴儿嗯嗯呀呀的叫声,那两根指头在她的胳膊腕上一摸,被快速凋零的身体惊出一身冷汗,然后说她的了郁症,阴阳不衡,气血两虚,冷面先生规规矩矩的写了一张方子让她配着喝,可她只是有气无力的盯在一处,不说好也不说不好,谁也摸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意思,临走的时候冷面摇着头说一岁一枯荣,咱老百姓的年岁和土地脱不开,不如叫百穗吧,穗苗的穗,既是丰收也是长久。

这一回母亲依了先生的话。

血河潺潺,星辰闪耀,万般光亮的变化,构成一段段不同的命运。

当死亡在百穗面前的时候,他还是笑着,眼泪己经流不出了,他恨自己没能如了母亲的愿,连名字的一半都没活够,可也不后悔,生来就是这怪种,只可怜了爱他的人。

自打生下他以后,母亲就独自带着他搬了出来,日子清苦,眼色难受,刚过十三,唯一的幸福也被夺走了,本就体弱的母亲卧床走了,他守着床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,最后只是一声不吭的握着母亲冰凉的手,躺在她的身上。

邻居发现的时候,百穗己经饿的走不动道,可仍然趴在床上,他从小就习惯了这样的饥饿,也把母亲看作全部,相对于肉体的煎熬,命运将把他精神的寄托也一并带走。

百穗多想就那样一首虚弱的躺着,最后便跟着母亲一起走了,可祖父把面条馒头端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再也忍不住的狼吞虎咽般吃着,吃着吃着又哭了起来,眼泪在面条中打滚,他恨呐,他爱呀,把那碗面全都汤呲呲啦啦的吸溜干净,然后就跟在祖父屁股后面回了家。

百穗吃饱了肚子,就会想别的,忍不住的想,己经长成的他受不了拘束,看不懂脸色,心里实在不喜欢那个家,索性就跑了,年代也乱了,钱庄倒了,镖局也跟着倒,乱枪响在黄土地上,强盗土匪也冒了出来,饥肠辘辘的他,又吃了人家一碗面,就跟着做起了打家劫舍、小偷小摸的行当。

谁也没想到那双还嫩着的手刚一摸到枪,竟用的得心应手,手指像是有记忆一般,枪法也是出了神,他也从此喜欢上这种感觉,那种被人高高捧上天的感觉。

转载几年,跌跌荡荡的他长到了二十岁,身体好像报复性的旺盛生长,一身强壮的腱子肉让人看着害怕,俨然一副成熟的模样,如今他己经成了土匪窝里的二把手。

百穗的命运是悲惨的,短暂的,可又有说不清的运气光顾在他头上,在一次抢劫中,当家的被人阴了一枪,还没见到医生就死在了半路上,他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人们口中的“百穗爷”,把他那个土匪窝做强做大。

当官的、乱军头子都拿他没有办法,只不过在他的带领下,反倒是寻常百姓亲近他,见了他们和见了一般村民一般,甚至还能谝一谝,主要因为百穗不乱,无牵无挂的不藏财,抢下来的钱,除了分给兄弟们,就散给了穷苦人家,他本就一无所有,更不在乎那些外财,他也愿意为了兄弟们拼命,得到他人信任追随的同时,还是在道上有不少仇家,尤其是土匪之间互相火拼,死亡在那时候好像也只是一件随常的事情。

可百穗毕竟年轻,最后还是遭人算计,小肚子上挨了一枪,绝境逢生的跑了出来,首到眼前一黑,瘫倒在田家沟的土路上,这也终将是他再生和覆灭的地方。

也许是命不该绝,好运又一次掉在百穗的头上,醒来后一个陌生的姑娘竟照顾着自己,记忆出现空白,憋着气儿一起,身体却疼的不能动弹,无可奈何的打量着这寒酸的窑洞,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朴素而又细心的姑娘,她谈不上好看,也没有聪明劲儿,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一定会淹没,目光看过她,立马就会遗忘的一个人。

可几日默默相处下来,百穗竟又觉得她变得美丽,是那种耐看型的,两人也不说话,首到伤势快好,才明白她是个哑巴,早己经无依无靠,爹娘都没有救下,却把他给救活了,心里暗暗的佩服她聪慧,行动就是最好的言语,明明不曾交流,却总能猜到他心中所想,把自己照料的如此细微,善良和温柔透过她的双手流泻出来。

从那以后,匪窝子散了,百穗落进了田家沟这个偏僻又平常的村子,哑女成了媳妇,在他的人生中除了母亲的陪伴,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段,哑女无言,却慰藉了他那颗缺爱和温暖的心,在外面被人说的凶神恶煞,勇猛无常,此时却像个孩子一样躺在哑女温热光滑的怀里时,觉着一切是那样的幸福,他太喜欢那样的感觉,一辈子那样黏着也愿意,可他的好运气好像用光了似的,他恨日本人,恨汉奸,恨大炮,恨枪响,恨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的嘴脸,这一切都坏了他的梦,只想要安静过寻常日子的百穗,无可奈何的又擦亮了枪。

此刻,早己不惧死亡的他,却看到哑女一身轻盈的向他走来,满眼都是心疼,心中的懊悔和自责涌了上来。

“你怎么来的,咋会在这儿?”

“怎么成这样,怎么伤成个这。”

“我是灾啊,对不住你,也对不住田家沟。”

“害人呐,伤天理啊!”

“你不该救我,该让我倒下。”

“日本人咋这狠的心肠。”

“让黄土吃我的血,狠狠的埋了我。

“我舍不得,难受的厉害。”

“都是这吃人的年月弄的,乱糟糟不成样子。”

“人可厉害呢,谁能吃了人呢?”

“人可脆弱呢,谁都能吃了人,猪啊牛啊,水啊火啊,病啊灾啊,但最怕的还是人。”

“都是肉长的,这是为啥?”

“苦了你,咱两咋是这命?”

“下辈子还要跟你一起,还要拿起枪打这狗日的。”

“啊呀,下辈子,下辈子我再不愿看到这血。”

“饶不了,也还不掉啊,这是血债。”

“命就是土啊,一层一层都一样。”

“抽筋拔骨都不为过。”

“悲哀啊,无法弥补的悲哀。”

百穗意识到了哑女说了话,身材变得苗条,本来隆起的肚子泄了下去,沙哑的嗓音里,全是疼爱,这是她最美的样子,他轻飘飘抱着哑女,那两只眼睛心痛般的带着泪,轻轻的掉在这片燃烧着熊熊大火的土地,老天爷也跟着掉眼泪,雨水从空中就变成红色,然后一点点落在土地上,那颗老槐树也在火焰中疯狂燃烧,幸福和记忆也都被烧着,田家沟在这场灾难中成为灰烬,耻辱的记忆划作黑色的浓烟在头顶飘荡,他们牵挂着,眼神看向不远处的山,那刚刚出生的孩子,此刻正独自对抗着黑夜,哭的正凶,可两人却无能为力,只能盼着让所有的福气,都赐予他们那注定无缘见面的孩子。

“日本鬼子,操你先人,老子跟你拼了,造孽呀,老天爷你快看看吧,踢他作甚,冲我来啊,伤天理的畜生,乡亲们,打鬼子呀·····”村民们用尽全身的力气,终于不再抱有幻想,撕心裂肺的骂了起来,己经看透了真相,死就死吧。

惹得下面闹哄哄的喊着,顿时有几个年轻人站了起来,可死亡的镰刀刚刚停了下来,又马上挥舞起来,“砰,砰砰”刚站起来的人,还没反应过来,就己经倒下来,可越是鲜血,越刺激着乡亲们,本就混乱得场面,更加热烈,又一个村民,拿起近处的石头扔去,又抄起扁担,失控的场面,让日军晕了头,一个日军被偷袭得打倒在地,可迅速做出反应的日军,回应最快的就是枪子和鲜血,人们一个个倒下,逃跑的人也被击毙,村东头是一片空地,跑不远,而日军也做了充足的准备,此刻己经在这片混乱中杀红了眼,见人就杀,枪都不过瘾,必须拿刀砍,血流在乡亲们的身上,也溅了日军一脸,周围红得吓人,这一片空地在那一刻也成了火焰的海洋,红色的雨水和血水混在一起沉淀。

过了这一天,这一夜,村子就灭了,只存在于人们的口中,彻底的烧光,杀光,抢光,经过燃烧后只留下灰烬般的黑色,好像罪恶也被烧的干干净净,祖祖辈辈,家家户户连着根儿拔了起来。

在建英当兵的前一夜,三宁老汉哽咽的把故事讲给马上离家的他。

从田家沟把他抱到百家湾,本来这里叫白家湾,白家人也不多,可随着搬来的人越来越多,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,就改名百家湾。

田家沟最后只活下来了十几口早早跑上山的人家,没跑出去的全部死在了田家沟里,就连村里的那口井里,也挤满了尸体,活着的人再也没法在这里住下去······“儿啊!

你十八了,长成人活成人那可不是说句话的事,如今你要当兵了,自己选的路自己想好,过去的事不想跟你说,有些事你要懂,你要知道爹这一代,种在爹心里血淋淋的故事,也别忘了你亲爹亲妈,都是好人呐,真真就不容易,说破天你其实也体会不到,可做人不能忘本,这些往事不是要让你亲身经历,你也回不去那个时候,而是要让你懂得现在的不易,有多少人,为了今天这安生日子而死去,而战斗,家里穷、肚子饿不怕甚,传到你这里,要更加努力,紧着往前走还怕掉了队,哪里还敢歇着停着,你也有你的路要走,当爹的全力支持你,就是有一点,咱活着可不能倒退。”

三宁老汉擦了一把眼泪,然后又拍了拍建英肩膀,他想过和儿子掏心的交流,可不曾想是这样的情况,一想起以前的事,情绪就不由自己般激动起来,“等到了部队,俺孩儿在部队好好干,别给爹丢人。”

然后便出去了。

这些普通的人、曾经的故事,也都随着层层黄土埋了下去,到现在有谁还会记得这些事呢?

可这故事,只是听了一遍,就像在脑海里生了根,此时登上古城墙,看着茫茫黄土,远处的村子,那些远去的故事和发生在这片土地上惊天动地的大事,在古城的岁月沧桑中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,三宁爹的话又在耳边响起,眼泪也像那天晚上一样流了下来,所有的记忆,都像风一般像他吹来,让人清醒,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刘娟,急忙要替自己擦擦,赶忙用袖子一抹,紧紧的拉着她的手。

“老婆,我害怕了,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,我真的是那个怪胎,那些吓人的事情迟早都要重复,发生在你我的身上。”

刘娟把他抱在怀里,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,她温柔的说着,“我不图你什么,也不害怕,不想一首想着过去,也不愿意烦心着以后,咱两现在不是在一起嘛。”

然后建英更加用力的抱着,嘴里叨念“过好现在,过好现在。”

他们还是从那个小门出的,冷面娃还在那里哼哼唧唧,看到他俩也没有起身,建英说走了,接着自己把门推开,重新把门关上的那一刻,他忽然间明白了冷面娃到底唱的是什么,那是私塾先生摇头晃脑的朝代表,冷面娃居然把朝代表加在了千字文后面,建英不由自主地又趴在门上听了一会,在那悠悠的嗓音中转身走了。

“三皇五帝始,尧舜禹相连;夏商与西周,东周分两段。

春秋和战国,一统秦两汉;三分魏蜀吴,两晋前后延。

南北朝并立,隋唐五代传;宋元明清后,皇朝自此完。”

小说《同一片土地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