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全文

现代言情《穿书:主角逼我改剧情》是由作者“蜀中有嘉鱼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左秦夕白启,其中内容简介:此武器可以困住所有修士,如今居然拿来绑她,真是杀鸡焉用牛刀啊!呸呸呸。错了,是大材小用。“有话好好说,别把我绑起来啊!”左秦夕着急地嚷道。这人行事风格,可真不像她写的疏离冷硬的白启仙尊...

穿书:主角逼我改剧情

阅读精彩章节

左秦夕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。

这边白启已搁下茶杯,嘴唇微启,一条细如发丝的银带就将左秦夕绑在旁边一根木柱上。

“呀,你干嘛把我绑起来!”

左秦夕吃惊地想挣脱绳子,可越挣扎银丝带越收紧,她连忙停止扭动。

白启漫不经心地道:”这是囚仙丝,你最好不要妄动,要不然只会被越绑越紧,直至丝线入你骨肉。”

囚仙丝!

好家伙,真是看得起她。

左秦夕无语地想。

这囚仙丝还是自己特意想了半天的名字和功能,作为九州的天价极品法宝,以便能配得上白启的仙尊地位。

此武器可以困住所有修士,如今居然拿来绑她,真是杀鸡焉用牛刀啊!

呸呸呸。

错了,是大材小用。

“有话好好说,别把我绑起来啊!”左秦夕着急地嚷道。

这人行事风格,可真不像她写的疏离冷硬的白启仙尊。

白启未加理会,开口道:“先说说,五百年前,你为何要停止运转九州界?”

五百年前?

九州界?

左秦夕听得一脸蒙圈,满打满算,她也才活了二十二年。

她嘴角抽了抽,严重怀疑自己写小说时,只顾浓墨重彩这仙尊的外貌,以至于没把他的智商写够。

白启道:”你不想回答?那么,你也可以说说,你是如何创造的九州界,有何目的?”

白启连问两个问题,作为九州界的唯一仙尊,数万年来,能引起他感兴趣的事不多。

他万年前就被人称为仙尊。

已临仙界却不登仙,日复一日在玄天宗修炼感悟天道,只有在感应到任务时,才会下界。

对,是的,任务!

这就是反常的一点。

上一刻他还在闭目冥思修炼,下一刻突如其来的感应,使他不自觉就要去做某件事。

然事情一旦解决,再回想当初下界的原因,却只剩下零星记忆。

而观玄天宗其他弟子,影响者却甚少。

就像有只无形的手,将选中的人挑出来,在棋盘上下一盘大棋。

若只是这样,还不足以让他警惕。

自五百年起,九州界的灵力开始日益稀薄,连得天独厚的玄幻天宗这类大宗门的灵气和灵脉都在减少,更别提其他地方。

与之时间线相对应的还有,这几百年间,他总能时刻感应到御神殿魔头旷昊作乱的先兆,提前去阻止。

频率之高,已远不能用常理来解释。

他猜测,这个世界应是被人所控制,且五百年来,或出了意外或此界已成废棋被人抛弃,不再产生新的灵气,只剩下选出来的废棋子,仍不得不重复着原来的循环。

没有外在提供的能量,九州界的灵气无以支撑众多修士的修炼,这几百年,破阶的修士寥寥可数。

为了印证他的猜想,此后这些年,他便竭尽所能找寻破解之法。

最终想到通过上古如意树的特殊法力来揭开谜底。

左秦夕震惊地听完白启是如何抽丝剥茧找到这个世界的异常,真是想给跪了。

好吧,她收回刚才的话,不愧是自己的主角,这洞察力真是杠杠的。

左秦夕这会才有些真实感。

她这是真的穿到了自己写的小说里。

就因为自己高中时的随意练笔,让一部小说未完结,导致整个世界不再按正常的运行,然后就被主角给拉进来了?

按白启刚提到的,自己停更这几年,对应着书中世界五百年。由于她未再继续写剧情,导致九州界灵气日益稀薄,已经几百年都没有人修炼突破下一境界,主角们只在原剧情框架内活动。

神啊,她第一次感到罪孽深重。

呜呜,以后再也不敢苟文了。

左秦夕没想到写个文都能出点事。

她理清楚现下的状况,慢慢组织好语言,向白启解释了一遍。

左秦夕开口时,白启暗暗开启了“真言鉴”,随着这女子嘴里蹦出来的一字一句,他眉头紧锁,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若非对自己功法有信心,白启简直想直呼荒谬。

真没想到费了这番功夫,得到的会是这样的答案!

白启抬手挥袖,转过身去,眼眸暗沉,意味不明。

左秦夕只觉白光一闪,身上的囚仙丝顿时消失不见,她踉跄着连忙扶着一旁的柱子。

再抬头一看,哪还有白启身影。

洞府内,光滑的墙壁上镶嵌着许多明珠和白玉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凑近一看,这些宝石清澈透明,闪闪发光,仿佛是璀璨的钻石在熠熠生辉,这些不会都是真的钻石吧?

左秦夕两眼放光,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

这可都是钱啊!

好多钱啊!

这要是能带到她的现实世界去,还找什么工作,上什么班啊,姐可以躺平一辈子!

左秦夕正胡思乱想,四处张望着,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,双手恭敬地端着一个玉碗。

小童走近,微微一礼,敬仰地道:”仙使,仙尊让我给你熬了一碗七星莲子粥,请趁热吃吧。“

左秦夕愣住,指了指自己:”给我吃的?“

小童道:“对,仙尊说你应该还没有辟谷,怕您饿着。”

左秦夕接过碗,瞥见小童偷偷地打量她,心中觉得好笑,自信地说着:“谢谢你啊,小白鹤。”

听到左秦夕的称呼,白鹤童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,心里暗惊:果然是主神,连他一个小小仙童,都一清二楚。

是的,小童即是白鹤童子。

自从前几天在山顶目睹了整个事情的发生,他花了几天时间才消化了这个事实,原来他们这个世界都是眼前这位主神创造的。

因为主神,才会有他的诞生。

小白鹤心中对眼前之人,生起了浓浓的孺慕之情。

左秦夕饿了许久,几口就将粥给喝掉,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,这是什么神仙美味的粥啊,喝完就觉得全身精神百倍。

她不知道这粥里放的都是各种平常难见的灵果,每一种都价值上百颗灵石,能提升修炼者的灵力和体质,一般修士一年能吃到其中一种都感到庆幸,而她吃了一整碗,想不精神都难。

如今肚子饱了,她才有功夫想,这地方进来了,可怎么回去呢?

她的OFFER可是让她下个月就要去入职实习呀。

不过现实世界的几年,就抵得上这里的几百年,不着急。

即来之则安之!

于是心情很好地打听起白启去处:“你们白启仙尊去哪了呢?”

白鹤童子道:“掌门请仙尊过去议事了。”

左秦夕目光流转,哟呵,玄天宗的掌门啊,这人她熟啊。

她眉眼弯弯,心情愉快地朝小白诱哄道:“小白,我有急事,麻烦带我找白启吧。”

玄天宗共有九座峰,半空中虹桥横跨星月群山之间,一群仙鹤在天空盘桓。

清唳数声,这些小家伙们和白鹤打着招呼,好奇地围着它托着的少女。

少女皓齿明眸,宛如春花绽开般绚烂,身后乌黑浓密的发丝在风中吹拂,让人望之亲切。

仙鹤们在空中盘旋,久久不愿离去。

地上,玄天宗几座峰在外的弟子,都仰望着天空,纳罕地看着这难得的奇景。

玄天宗掌门所在的主峰叫瑶玥峰。

左秦夕贴着白鹤俯瞰,映入眼帘的苍山葱郁,古木参天,气势磅礴,雕梁画栋的大小宫殿错落山间。

二人落到山腰平地上,前面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。

白鹤落地后转身又变成了粉雕玉琢的少年。

虽然是自己写的人物,但看见这华丽丽的人鹤变身,左秦夕还是觉得挺梦幻。

宫殿前未见一人。

小白鹤直接带着左秦夕进了最大的一个殿门。

进门后别有洞天,宫殿内古朴雅致,奇花异草随处可见。

阵阵清香扑鼻而来,沁人心扉。

小说《穿书:主角逼我改剧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